全球经济

G20成都共识:结构性改革应对全球潜在风险

25/07.2016《每日经济新闻》



  7月24日,2016年第三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发布会议公报(以下简称G20成都公报)。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在公报中表示,G20成员已经准备好积极应对英国公投带来的潜在经济和金融影响。今后,希望看到英国作为欧盟的密切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脱欧”只是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挑战之一。此外,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波动,许多经济体通胀低,地缘政治冲突频发,难民危机继续发酵等问题依然使得全球经济环境充满挑战。对此,G20成都公报指出,鉴于近期形势变化,重申决心将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公报同时强调,在实现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增长目标上,结构性改革发挥着关键作用。

  对于将结构性改革与货币、财政政策并列提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下,货币和财政政策只能“应付”,却难以“应对”后危机时代的全球发展需求。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会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结构性问题已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回归强劲增长的主要问题,此次会议首次就G20结构性改革议程进行了“顶层设计”,在推进结构性改革方面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果。

  全球经济环境充满挑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过去两年里,不少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剧烈波动,石油、煤炭价格腰斩之后又大涨,铁矿石、钢铁价格几度暴涨暴跌,有色金属行情更是波澜起伏。在市场的剧烈震荡中,众多资源、能源出口型国家的经济发展受到巨大威胁。部分国家汇率跳水,国内物价飞涨,经济总量甚至出现负增长。

  受此拖累,本就告别了快速增长的国际贸易更是雪上加霜。2015年,国际贸易仅增长了2.8%,连续第四年低于3%。据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16年的国际贸易增速将与2015年持平。而这仅仅是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之一。在委内瑞拉经济濒临崩溃的同时,中东局势动荡,大量难民从叙利亚涌出,欧美国家在敞开怀抱迎接难民后,也迎来了诸多经济与社会方面的挑战。

  在这样的动荡中,英国又出现了变数。金融危机后,英国经济始终稳定增长,是欧盟中表现最亮眼的国家之一。然而今年6月,英国公投结果显示,主张“脱欧”的阵营赢得了多数投票,英国将脱离欧盟。

  对此,二十国财长与央行行长一致认为,全球经济环境充满挑战,下行风险持续存在。但他们同时表示,G20成员已经准备好积极应对英国“脱欧”公投带来的潜在经济和金融影响。

  陈凤英指出,英国“脱欧”只是外部环境发生的突变,其增加的不确定性在于“脱欧”的具体形式,不应过度放大英国“脱欧”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楼继伟表示,本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继续研究了在必要时可能采取的、适合各国国情的政策措施,以支持增长和应对潜在风险。本次会议进一步凝聚了G20各方团结应对风险和挑战的共识,降低了政策不确定性,为杭州峰会创造了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环境。

  产能过剩需要集体应对

  在全球经济日益多元复杂的今天,传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似乎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美元进入升值通道后,今年1月底,日本央行宣布实施负利率,使得日本成为继欧元区、瑞士、瑞典与丹麦之后,目前第五个实行负利率的国家或地区。但遗憾的是,这似乎并没有改变这些国家或地区持续的通缩问题。

  对此,陈凤英认为,“各国已经看到,现在的问题不再是单纯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可以解决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G20成都公报也同时提到,鉴于近期形势的变化,重申决心将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而“所有政策工具”中已经不仅仅是货币和财政政策,还包括结构性改革。公报同时强调,在实现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增长目标上,结构性改革发挥着关键作用。

  G20成都公报还承诺实施并逐步完善“深化结构性改革议程”,呼吁国际组织继续提供支持。国际组织的初步评估和强化的同行审议结果显示,G20在落实增长战略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但仍有大量工作需要推进。

  结构性改革被提到了更高的高度,用楼继伟的话来说,是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果”——这次会议首次就G20结构性改革议程进行“顶层设计”,确定了结构性改革中的促进贸易和投资开放、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鼓励创新等9大优先领域,以及劳动生产率、就业率等48条指导原则;为了促使这些措施落到实处,各国在本次会议上同意根据指标体系每两年就改革的进展进行一次评估,评估结果将纳入G20问责评估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在结构性改革中,G20成都公报特别提到了钢铁行业。公报认为,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和市场需求低迷使得包括一些行业产能过剩在内的结构性问题更加严重,这些问题对贸易和工人产生了负面影响。但公报同时指出,钢铁和其他行业的产能过剩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集体应对。

  财政不轻言干预债务风险 但绝非不作为

  2016年7月24日下午,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二十国集团(G20)成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

  当被问及国内企业债务风险时,楼继伟开宗明义地表示,目前有些企业的债务率是比较高,个别企业也发生了违约问题,但并未爆发系统性或区域性的债务风险。只有出现系统性或区域性债务风险、将对经济造成巨大损失时,公共财政才需要介入。

  财政不能轻言干预债务风险

  根据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的研究,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问题最为突出。

  楼继伟表示,目前有些企业的债务率是比较高,个别企业也发生了违约问题,但并未爆发系统性或区域性的债务风险。他强调,只有出现系统性或区域性债务风险、将对经济造成巨大损失时,公共财政才需要介入。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在介入救助前,需要评估救助措施对纳税人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也就是说,不能轻言干预。但也不是说,政府就不作为。政府要依法加强宏观审慎管理,预防风险,尤其是对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因为,当他们发生灾难性风险时,事实上就“绑架”了政府,为了经济安全,政府不得不为它们买单。因此,要及早防范,这也是一种作为。

  推进结构性改革取得里程碑式成果

  针对刚刚结束的G20成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楼继伟说,本次会议进一步凝聚了G20各方团结应对风险和挑战的共识,降低了政策不确定性,为杭州峰会创造了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环境。

  6月底,英国公投决定“脱欧”的结果公布后,其影响就不断在全球资本市场发酵。针对这一形势,G20各方承诺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积极采取措施增强信心、促进增长。

  在促进全球增长方面,楼继伟表示,此次会议重申上海和华盛顿会议有关承诺,将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来促进经济增长,并强调了就外汇市场密切讨论沟通,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楼继伟还特别提到,G20在推进结构性改革方面取得里程碑式的成果。结构性问题已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回归强劲增长的主要问题。中国担任主席国以来,继续推动G20各国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并取得重要进展。比如,首次就G20结构性改革议程进行“顶层设计”。确定了结构性改革的九大优先领域和48条指导原则,并制定了衡量结构性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

  据了解,G20各国同意根据指标体系每两年就改革的进展进行一次评估,评估结果将纳入G20问责评估报告。楼继伟说,这将有助于相对客观地衡量各国改革在经济社会等方面带来的整体效果。

  “中国经济矛盾主要在供给侧”

  在回答如何看待中美两国应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手段措施有所差异这一相关问题时,楼继伟说,采取财政、货币和结构性改革等一切政策工具来提升GDP、推动包容性增长是G20成员的共识。“我个人认为,美国在促进短期复苏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任务少一些。长期来看,在推动实现经济包容性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此,美方更多强调有财政政策空间的国家要采取更积极的财政政策。

  楼继伟说,美方也强调要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采取措施,只是侧重点更多放在需求层面。中方同样认为,应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发力,包括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特别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配合结构性改革进程。“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在供给侧,重点是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财政政策助力供给侧改革的例子有很多。今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这也被认为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次减税举措。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贾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后劲需要制度建设、深化改革来达成。依靠结构优化和创新驱动,在完成阶段性探底后,中国经济会形成“升级版的中高速增长”。

  G20应推进IMF份额调整 提高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占比

  “上半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经济增速处于合理区间。”7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16年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周小川进一步透露,人民银行正在研究发行SDR债券的可能性。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会议期间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一家国际开发机构正在筹备发行首只SDR计价债券,相关细节还在最后商议中。

  G20应推进IMF份额调整

  面对英国“脱欧”等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中国经济在新常态下“平稳前行”。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34.06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

  7月24日,周小川指出,上半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经济增速处于合理区间,物价和就业形势保持稳定。“英国‘脱欧’公投后,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外部环境更加复杂;中国政府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时着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也是解决过剩产能等结构性问题的必由之路。”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金融研究课题组发布的报告分析认为,上半年,得益于前期国家稳增长政策的支撑,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一些指标好于预期。不过,经济自主增长的动力依然较弱,经济企稳基础脆弱,尤其是民间投资大幅放缓、东北等地区经济转型困难以及房价高增长等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除了提及中国经济,周小川特别指出,G20应继续推进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进一步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

  “期待2017年年会前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包括形成一个新的份额公式。我们重申,份额调整应提高有活力的经济体的份额占比,以反映其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因此可能的结果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整体提高。”会议昨日发表的公报指出。

  正研究发行SDR债券的可能性

  上周五(7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大幅上调203点,结束了之前连续下跌的形势。7月24日,周小川指出,目前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市场信心进一步稳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后,市场参与者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理解更为深入。”周小川表示,未来中国将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提高政策规则性和透明度,加强与市场沟通。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指出,尽管人民币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但贬值幅度基本可控。未来在人民币汇率“参考收盘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双参考定价模式下,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特征将更加明显,汇率弹性将进一步增强,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周小川还透露,应扩大SDR的使用,人民银行已经发布了以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数据,正在研究发行SDR债券的可能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实际上早在今年上半年的“G20国际金融架构高级别研讨会”上周小川就曾表示,中国将于近期使用美元和SDR作为外汇储备数据的报告货币,并积极研究在中国发行SDR计值的债券。周小川指出,SDR有助于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韧性。增强SDR的作用是一项长期工作,可以开始采取切实措施,积极扩大SDR的使用。

  朱隽表示,“SDR计价债券可提供多元化投资产品,降低汇率和利率风险,初期对官方投资者尤其有吸引力。随着市场建设不断推进,会吸引更多私人部门参与,从而把SDR债券市场发展起来。”

  【精彩观点】

  央行行长周小川:

  G20应继续推进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进一步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应继续推动主权债券纳入加强的合同条款,欢迎巴黎俱乐部将成员扩展至更多新兴债权国。

  财政部长楼继伟:

  目前中国有些企业的债务率是比较高,个别企业也发生了违约问题,但并未爆发系统性或区域性的债务风险。只有出现系统性或区域性债务风险、将对经济造成巨大损失时,公共财政才需要介入。

  财政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在介入救助前,需要评估救助措施对纳税人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也就是说,不能轻言干预。但也不是说,政府就不作为。

  政府要依法加强宏观审慎管理,预防风险,尤其是对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因为,当他们发生灾难性风险时,事实上就“绑架”了政府,为了经济安全,政府不得不为它们买单。因此,要及早防范,这也是一种作为。


  • 微信
  • 微博

Copyright 2015 Zoomlion Heavy Industry Science&Technology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3726号-3